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单项冠军是怎样炼成的?-世界杯买球app网站

在宁波感受制造之魂:单项冠军是怎样炼成的?
信息来源: 贸促会 发布时间: 2022-01-19 15:55 浏览次数:

制造与就业和创新如此相关,中国不可一日无制造业。那么,中国的“产业公地”是如何形成的?中国制造的未来在哪里?近日,国内知名媒体人、财经观察家秦朔专程调研宁波制造业,走访申洲、舜宇光电、江丰电子等企业,解析中国制造业样本宁波的制造之魂。

宁波:“制造业单项冠军之城”

宁波是东南沿海的重要港口和工商重镇。宁波的甬商开辟了上海工商业的多个第一,如近代上海第一家银行、第一家证券交易所、第一家五金店、第一家绸布店、第一家火柴厂、第一家染织厂、第一家化学制品厂……。孙中山说:“凡吾国各埠,莫不有甬人事业,即欧洲各国,亦多甬商足迹,其能力之大,固可首屈一指也。”

宁波目前下辖6个区、2个县、代管2个县级市,总面积981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854.2万人,2019年宁波的gdp接近1.2万亿元,居全国城市第12位,出口额居全国城市第5位。

秦朔表示,到宁波调研前,他对两组数字印象深刻:

宁波的市场主体突破100万户,创业密度高,民营经济发达,12万家民营制造企业是宁波制造的底色;

宁波的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产品),截至目前有39个,居全国城市首位,堪称“制造业单项冠军之城”。

“这是个做事的地方”

申洲国际,全球最大纵向一体化服装制造商。2019年营收226.7亿元,净利润51亿元。申洲83%的收入来自为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和彪马代工,它躲在世界品牌后面,但净利率远超它们。

申洲这样的世界冠军为什么出在宁波?董事会主席马建荣给了答案。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初,马建荣随父亲、曾任上海针织二十厂技术副厂长兼余杭临平针织厂副厂长的马宝兴到宁波北仑塘湾工业区参与创业。当时北仑单独建区不久,为解决本地就业,和上海针织二十厂、澳大利亚侨胞合资建了一家针织厂,即申洲的前身。马宝兴作为引进人才担任副总经理。

当时的条件一穷二白,但为了引进人才,北仑区政府给马宝兴他们分配了几套住房。区政府占企业50%的股权,总经理由区里特派,但涉及用人事务,一切皆由专业人士做主,全凭能力招人。同时,当地有两个高考培训班,有些学生高考成绩接近分数线,但未被录取,区里就推荐他们来申洲,因为他们的基础素质不错。如今申洲的一些部长、骨干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马建荣的父亲从底层工人干到副厂长,很务实。当时他想创业办新工厂,看了不少地方,最后还是宁波的开发区吸引了他。“这是个做事的地方,虽然现在条件跟上海没法比,但我们在这里将来一定能成事。”

新冠疫情下的复工复产

马建荣讲的第二段故事,是新冠疫情下的复工复产:

疫情下,申洲成立了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春运三个领导小组,制定了应急预案、防控方案、员工疫情防控行为指导、食堂就餐规定、公共区域清洁规定等等。但此时马建荣最怕的,一是外地员工不想再回来了,二是政府对劳动密集型企业有忌惮,要求慢开工。

2月12日,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的一通电话为申洲注入一剂强心针,“你们这样做,我就比较放心了。在疫情防控措施到位的前提下加快复工,做到防疫复工两不误。政府全力支持你们。”

自2月11日始,宁波交通部门一共为申洲派出700多辆大巴车,接回了1.7万多名外地员工。不管大巴晚上几点到,宁波医疗系统的人员都等着,为他们做核酸检测。2月20日,复工率达到97%。

2月16日,宁波发出“关于促进企业复工复产的若干意见”,一共20条,第一条就是“支持企业员工返岗”,对接送中产生的包车费用给予50%的补助,对自行返甬的外地员工给予补助。有些企业复工了,但食堂没开,宁波商务局立即协调餐饮企业复工,点对点对接解决。2月17日,宁波采取了“备案制 负面清单 承诺制”,负面清单之外的企业(项目)在落实防疫举措、向乡镇(街道)或行业部门报备后即可复工。

宁波北仑吉利汽车的春晓制造基地,一辆整车涉及几百家供应商、上万个零部件,由于上下游产业链复工不足,吉利汽车一度“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为此,北仑区发改、经信等十多个部门的负责人每天晚上开碰头会,梳理所有配套企业情况。凡是北仑区内的配套企业,直接分到街道,由街道统一解决;区外市内的,宁波市成立了9个“三服务”小组(服务企业、服务群众、服务基层),将全市的吉利配套企业加进“三服务”微信群,有问题就在群里落实解决;宁波市外的,则由市领导帮助解决。

一番努力之下,吉利在宁波的156家供应商在2天内完成复工,市外的185家供应商的交通运输问题在5天内得到充分解决,同时政府还分3批次梳理了350多家本地零部件企业名单、产品类型提供给吉利,帮助选择合适的本地供应商作为备选,吉利最后新增了35家本地供应商。

“中国的“产业公地”的形成,一方面,龙头企业牵引的网状分工结构非常高效,另一方面,政府不仅营造了优良的基础环境,在关键时刻还扮演了托底的角色。”

财散人聚,得人才者得天下

舜宇光学科技1984年成立,30多年一直以光学零部件为核心,今天已是能将光、机、电、算技术综合应用于产品开发和大规模生产的领军型企业。

舜宇在玻璃镜片和车载镜头方面的销量是世界第一,手机镜头、手机摄像模组的销量是世界第二,显微镜销量是国内第二。2019年实现营收378.4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39.91亿元。

和申洲类似,舜宇也是躲在巨人后面的巨人。舜宇的主要客户,在车载光学镜头领域是奔驰、宝马、奥迪、雷克萨斯等,在手机摄像模组方面是华为、oppo、vivo、小米等,在仪器领域是蔡司、奥林巴斯等。它们是舜宇的“名主角”,舜宇的战略就是当好“名配角”。

钱散人聚的分享

在钱散人聚方面,舜宇有些像华为。舜宇的创始人王文鉴对自己很苛刻,对科研人才却“一掷千金”。

1995年王文鉴因有杰出贡献,政府奖励了他一块280克的金牌,他把金牌打成41枚戒指,自己只留一枚,其余送给了40位业务能手。

1994年初,舜宇作为宁波市股份制改造试点企业,以1993年12月31日为资产界定日,此前所有在册员工350人,均按工龄、岗位职责、贡献大小配置股权。做法为“现金入股 量化配股”,员工根据自愿原则,以现金1元认购1股,公司按1比2配给量化股2股,即投入现金1元实得3股股权。根据省政府文件,企业创始人可以买断股权或占大股,但王文鉴只给了自己6.8%的股份。2012年他交棒退休时,股权稀释到3%。

1997年起,为引进人才,舜宇先后两次以1比1量化配股,“按职配股,以息还贷,服务10年”。如确定给引进人才量化股1万股,同时会要求他另外配1万股,出1万元钱;这1万元钱由公司贷款,用他每年的分红逐年偿还。2000年,舜宇持股员工增加到427人。

2003年,舜宇又出台“优秀人才评价制度”,对评为优秀人才的员工实施股权激励,从2003年起每年拿出总股权数的2.5%进行奖励。

2007年舜宇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0年舜宇决定用1亿股上市公司股票(每年通过真金白银的利润回购的流通股),分10年激励中层以上管理者和业绩优秀员工。这1亿股激励,不再需要现金配股,只要为公司服务满4年(总裁满5年),就可以直接在二级市场出售。1亿股中,按岗位职务授予的有3300万股,6700万股作为员工业绩奖励。

2015年,舜宇又将激励面扩大到课级基层管理者和具有工程师职称的专业技术人员。截至目前,舜宇有3200多名员工成为股东,演绎出财散人聚、得人才者得天下的生动篇章。

产学研相结合

舜宇创立之初,只是个小集体企业,能走上科技创新之路,是因为一开始就坚持产学研相结合。舜宇与浙江大学真诚合作,而浙大在光电方面的科研能力国内一流。双方的合作,从额定利润分成,到按实际利润分成、根据投资比例共担风险,再到组建股份有限公司、成为真正的利益共同体,越来越紧,越来越深。

互惠互利共同发展,一直以来,舜宇树立科技意识,承认科技的地位和价值;建立合理机制;合作以诚相待。无论是推动员工分享,还是坚定不移走产学研相结合之路、成为“厂校合作的典范”,背后的关键都是价值观。

一定要选择远方,才会有成就

宁波江丰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2005年创立,专业从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用超高纯金属材料及溅射靶材的研发生产,填补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江丰创始人姚力军拥有哈尔滨工业大学和日本广岛大学双博士学位,曾任一家世界500强公司电子材料部门的日本生产基地ceo。2004年11月,第六届中国塑料博览会在余姚举行,姚力军受余姚市之邀前来参加,实地考察了这里的创业投资环境。

余姚给他的承诺是:“你只要来,关键技术和人才你解决,剩下所有问题交给党委、政府来解决!”2005年4月,姚力军辞去世界500强公司的高职,和六七个人的团队一起飞抵余姚,开始创业。

创业是艰苦的。2008年春节前,产品研发出来,但卖不出去。此时,面对收购难题,余姚科技局为江丰送来科技扶持政策,帮助他们获得了300万元银行贷款,渡过了一个难关。2009年8月,江丰的溅射靶材开始向中芯国际供货,产业化正式起步。2014 年,中国第一炉“电子级低氧超高纯钛”在余姚投产,整个生产线完全自主创新,钛锭纯度高达99.999%,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能够生产低氧超高纯钛的国家。

江丰是典型的技术创新企业,拥有覆盖al、ti、cu、ta等多种金属材料及溅射靶材全工艺流程的完整自主知识产权。姚力军说:“只有选择困难和艰苦的事情,才会有价值;一定要选择远方,才会有成就。”

凭借过硬的技术,江丰成功获得了国际一流芯片制造厂商的认证,在全球先端7nm finfet (ff )技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领域量产,并正向5纳米和国际最前沿的技术迈进。

博大和精深

宁波制造是博大的

宁波的“246”万千亿级产业集群建设目标是:到2025年培育形成绿色石化、汽车2个世界级的万亿级产值产业集群;高端装备、新材料、电子信息、软件与新兴服务业等4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5000亿级产业集群;关键基础件(元器件)、智能家电、时尚纺织服装、生物医药、文体用品、节能环保等6个国内领先的千亿级产业集群。

宁波有雅戈尔、方太、公牛、奥克斯、杉杉、得力文具等和消费者贴近的品牌,也是中国注塑机之都、中国紧固件之都、中国文具之都、中国模具之都等8个特色产业之都。

因为有“龙头竞争力+特色竞争力”,2019年宁波规上工业企业亩均税收44.7万元/亩,居浙江第一。今年3月15日公布的浙江省“亩均效益”领跑者20强,宁波有7家上榜。

宁波制造是精深的

宁波制造是做出不可代替的高精尖特的东西。可能只是零部件,但“关键到不能少”,或者“少了就不会这么好”。压铸模具、轴承、汽车橡胶配件、称重传感器、交通事件智能检测分析系统、电机铁芯模具、脱硝催化剂、铝轮毂、铷铁硼永磁材料、缝纫机旋梭、电脑横机、切割丝,在这些一点都不性感的名词背后,耸立着一大批隐形冠军。而所有这些,几乎没有一个不需要花上十年乃至二三十年的专注付出才能成就。

大国重器离不开“精微小器”。就像宁波信远工业公司制造的柔性石墨复合密封圈,为长征五号运载火箭两型液氢液氧发动机的研制奠定了基础;中国核电站反应堆的密封技术,则来自宁波天生密封件有限公司。“天生”作为“核电站密封新技术、新产品及应用”的第一完成单位,获得了2010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是第一个获得该奖的中小民营企业。

民生福祉也离不开“精微小器”。比如,当信远公司十年磨一剑,成功推出中国第一根不断针的“硬质合金牙科车针”后,国外产品的垄断被打破,原本进口一支牙科车针需要45元,现在只要8元。

当年谈中国制造,有“可怕的顺德人”之说,今日谈中国制造,可以加一句,就是“可敬的宁波人”。

制造业的魂

中国制造业单项冠军之城,为何是宁波?

因为这里有一大批热爱制造业,充满市场意识、国际意识和科技创新意识的企业家。

宁波书藏古今,港通天下,有浓厚的创业精神,近现代以来始终站在开放前沿,今天的宁波舟山港已连续11年成为全球货物吞吐量第一。和世界市场相连接,与开放型经济为一体,这样的环境赋予了宁波企业家开阔的产业视野和志在全球领先的抱负,这种抱负也是他们数十年专注奋斗的内在动力。

因为宁波有重视制造业、支持制造业发展、真正弘扬企业家精神的生态环境。

这种环境的形成并非一日之功,而是综合的、配套的,政、商、社会合作形成的。比如,通过大量人才引进和创业支持的政策,宁波的人才净流入率连续两年居全国城市第2位,其中制造业人才净流入率居全国城市首位,生态引人才,才聚业更兴;

又比如,很多企业在研发突破后会面临“首台套”问题,即市场上谁最先应用。这时政府适当引导,就能起到“第一推动力”的作用;

还比如,政策是普惠的,而企业的问题往往是个性化的。精准施策很重要。宁波的领导坚信,“措施有时比政策更重要,因为措施是具体的,有针对性的,这需要整个政府的服务下沉再下沉,真正变成服务型、响应式的政府,营商环境的改善和服务能力的提高永无止境。”

宁波制造所蕴含的精神,是竭尽全力、永不停息、让产品一天天更有价值、一天天在客户那里更加不可代替的精神。一生一品,一业一念,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种力量早已超越了金钱的刺激,而和抱负、信念、事业心、成就感、全员共享等结合在一起。

三大产业都是中国的命,但制造业更关系到中国的运,制造业的创新也会极大地推动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而宁波制造,体现的是制造业的魂,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所需要的精神。

如此多的单项冠军为何集聚在宁波?最重要的因素,还是一个地方的社会资本、无形资产、人的素质与精神。

来源:甬派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